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芮清仁斋

日月之光华,育灵生千万年;人之大德誉,益民万千载------ 芮清之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总是对亲密的人发火?也许是因为我说不出"我需要你“  

2017-03-30 17:26:43|  分类: 工作感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人们时常会对亲密的人、在意的人苛刻至极,对他们有很多变态和非变态的要求,当他们做不到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歇斯底里,开始愤怒、抱怨、继而冷漠、绝望。

  比如会要求他能秒回短信、随时关注自己、为自己做某件小事等。记得以前我对女票就这样,她如果没有及时接我电话,然后我就会一遍遍的打,同时开始积压情绪,等待她接起的那一刹那我的情绪就会爆表。后来从事心理工作后,慢慢知道了这是一种常态:有的人会抱怨伴侣工作忙不够陪自己、不够关心自己;有的人会大骂伴侣为什么不在大清早去送自己去火车站。在他们看来,自己是在用生命呐喊,总觉得对方为自己做的不够,对方却直接屏蔽掉了自己的呐喊,继而自己更生气。直到生气到自己没有力气生气,觉得这个人其实毫不在意自己。

  有时候也会对自己充满了鄙夷。觉得不该这么对待亲密的人,不该如此折磨深爱自己的人。但是又控制不住,当他不能满足自己某个极品的需求的时候,情绪又开始爆表。最终又陷入了:“苛刻—愤怒—自责—更苛刻—失望—绝望”的死循环。

  对亲密的人发火,无理的作、折磨、苛刻,我想是很多人都有过的经验。

  当你在愤怒的那一刹那,愿意停一下,去聆听愤怒,愤怒其实是一种强烈的需求。我对你愤怒,是因为我想从你这要,想从你这拿走一些东西,以得到满足。我有多愤怒,其实是我多需要你。需要你在我身边,需要你陪着我,在意我,关心我。我对你发这些火,只不过是想指责下你为什么没有做。

  但是用愤怒和抱怨表达的结果却常常适得其反。被愤怒就像被阉割一样,会让人产生特别强的无力感,觉得做什么都是错,从而什么都不想再做,即使想去做到也会感到力不从心。被抱怨会让人产生特别强的淹没感。被抱怨的时候,人会感觉到自己做了多少都是0,被盯着的永远是没做到的部分,即使做了30、60分,只要没有达到对方的100,都被定义为了0,继而产生了做什么都白做的感觉,像是被吞没了一样。

  1

  人类是一个奇怪的物种。既然如此的需要被爱被安全被看见,为什么不能直接表达说“我需要你来关心我爱我”,反而要用一种反面的、推开的方式来表达呢?

  我很需要你。这是一个事实,却又很难说出口。“需要”这个词,给人带来的最原始印象就是弱者才需要别人。一旦承认了需要,就意味着我比你低,我比你低岂不很危险吗?自尊心上就受不了。

  有的人会觉得,如果我开口表达我的需要你才满足我,那你并不是真的想满足我,你只是出于某种义务或不耐烦而做的,索要来的就没意义了。那感觉像是一种施舍,好像我在乞讨你的爱一样,即使我得到了爱,我也没有尊贵感。其本质就是不安全感:如果我不能在心里层面上完成比你高,我就是危险的。

  我需要你,也意味着你可能不满足我。当我需要你却不满足,那我的自尊心就会受到重挫,我害怕你拒绝。于是我不能直接要,我只有通过愤怒的方式,来让你知道你错了而改正,好满足我。或者通过假装不需要来告诉自己:I don’t care。

  再深一步,我需要你,那么你就掌管着我。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就是:你掌握着我的生存资料,掌握着我生命的权利。这就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了,你掌控了我,万一你抛弃我怎么办,你伤害我怎么办,这不是很挑战我的原始安全感吗?

  这是极深的恐惧感,而我们习惯面对这种恐惧感的方式就是进化,成为愤怒。

  愤怒是一种保护,会让人感觉起来强大一些。能愤怒的人,都是企图用情绪来压迫对方。因此从感受上来看,愤怒是把自己抬到了比对方高的位置以自保。愤怒是防御恐惧的方式,通过反向的形式。

  如果我们看到了自己或别人的愤怒,一定也同时看到了恐惧。剥开这个愤怒的外衣时候,被抛弃、被伤害的恐惧就会呈现出来。

  有的人连愤怒都进化不出来了,直接跨越到绝望。发展出合理化的信念进一步的安慰自己:其实我不需要,我没有这些我也可以过得很好。没有人有义务满足你,你只能变得更强大,一切都只能靠自己。

  2

  人们之所以会恐惧,是因为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满足。我们从来不会对必然会发生的事感觉到恐惧,比如当我对ATM机有需求,插卡必然会出钱,我们从来不会恐惧万一不出钱怎么办。(前提当然是你卡里有钱且你记得密码)。但是心理需要不是,我们内心并不相信它真的能被满足。因为我们有太多没有被满足的经验,每当我有需要的时候,他经常就不满足我。

  没有人可以完全满足、理解、在乎、重视另外一个人,总会有照顾不到的时候。被照顾到内心感受是一种间断性强化的过程,间断性强化最能强化人的核心信念。

  间断性强化就是有时候能满足,有时候不能满足。比如说赌博,有时候能赢,有时候不能。正是这个偶尔的强化,让人欲罢不能,并想每次都赢。假如从此概率真的为0,人也就真放弃了。被满足也是这样的,你所在意的人有时候能满足你,有时候不能,让你产生了“他是可以满足我”的感觉,继而让你想要每次都得到满足。与赌博相同的是,每次得到强化了,你就小小高兴下,每次没有得到强化,你就会启动各种防御机制:愤怒、抱怨、假装不需要。并再次验证了这个真理:

  没有人真的完全在乎你,没有人可以完全满足你。他们终究会忽视你。

  这是一种很深的不值得感。虽然我在要,但是我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满足。如果你去审视内心,你会发现,愤怒与抱怨的背后,有一种彻头彻尾的绝望感与孤独感。一种难以言表的压抑和悲伤,无处安放,不能流淌,不可言说。

  人们在亲密关系中的痛苦其时就是:我从内心并不相信你能满足我,但是我还是想问你要。结果就是你真的不能满足我,然后我就很生气。

  这是很典型的投射性认同。你把自己不值得被满足的部分投射出去,每当他满足了你,你就小高兴下,或者自动化忽视掉。每当他没有满足你,你就验证了自己:看吧,我就是不值得被满足的。你会完全忽视了他曾经满足过你的时候,只盯着他没满足你的部分,成功的让自己陷入悲伤。

  投射就是你只能看到自己内心有的部分。人们内心本来就有一种对自己无能的愤怒和绝望,对于不能自我满足的愤怒。为了应对这种悲伤,就以愤怒的形式投射出去要别人来满足。

  我们需要别人。

  3

  并不是只有亲密关系才这样。我们对于身边亲近的人,都会如此重复这个模式。

  我所理解的内心感知到的自己强大,有4个层次:

  一种是愤怒。愤怒真的让人看起来很强大,理智上我们知道愤怒其实并不是强大的表现。但感受上来说,愤怒的时候,我们避免了自己比别人显得低,我们借此完成了心理强大的过程。

  一种是假装不需要。当我得不到,起码我可以告诉自己说我其实不需要。也就是酸葡萄效应,吃不到葡萄要说葡萄太酸我不喜欢吃。这样就可以拿回主动权,不让自己显得比别人低,以完成我的内心其实很强大。

  一种是修行到不需要。很多心理学家、灵修学家、鸡汤学家都在告诉人们:你可以先爱自己,你完全可以自我满足。于是更多孤独的个体开始被修炼:我自己满足自己就好了,不需要你。理论上说这是可以的,但代价似乎有点大。

  一种就是坦然的需要别人。

  我所理解的真正强大,是有需要别人的能力。当我们表达需要,并不意味着自己比你低,更不意味着我就失去了自我或者没有尊严。我只是承认我在某些方面的确是无能,需要你。就像是我去餐馆点个菜,此刻我没有能力和条件做饭,需要餐馆给我一个菜。同时我不觉得我因此就比你低了,因为我坚信我对你有同样的其他付出也让你很满足,我们是平等的。当我表达需要,我也不强迫你满足我,你可以说对不起本餐厅今日没有该菜,那我换个菜或者换个餐厅好了,而不会大吼你为什么居然没有这个菜!你平时不是都有的吗?!

  一个看起来强大的人,会自己在家做饭,他有足够的能力不依赖餐厅。但是我还是会觉得,时常需要下餐厅会更生活惬意,更自由。

  需要别人与依赖不同。依赖就是完全不相信和行使自己的能力,而交付给对方来满足。依赖会有强迫,你不满足我,我就很受伤,易绝望。需要则是我表达,这是我的事。你能否满足,是你的事。但我不会因为不确定你是否能满足而就不表达需要了,更不会因为我有很多没被满足的经验就概括为你不能满足我。“All I need is u”的心态,就是一种典型的依赖。

  依赖就是我不行,你来替我。健康的需要是:我也努力,你陪我一起。

  其实很多矛盾,尤其是亲密关系的矛盾,都来自于我们不能直接的表达自己的需要,甚至不能觉察到自己的需要。我们太习惯了不表达需要,因为表达需要就意味着被受伤、被拒绝、被不满足、被没面子。

  真正的强大就是,我表达需要,但我不受伤。有表达就有不被满足的概率,表达本身就是一场赌博。得到很好,失败也无需受伤。

  人们对于心理营养的很多需要,从他人那里得到满足要比自己创造容易的多。我需要空气,我有3种方法来应对:开窗,这是危险的,会带来雾霾、颗粒、噪音进来。开空调或净化机,自己制造空气,好累好心塞。告诉自己其实你不需要空气也可以活的,然后练习内心强大的屏气大法。

  我会觉得真正的强大,是我开窗,允许空气和伤害同时进来。但是我的房间和身体都足够强大到能够抵抗颗粒和噪音。这也来自于自己的信念:我不需要把外面的雾霾和噪音的伤害,放大到致命的伤害。

  当我们能够坦诚表达:此刻,我需要你。如果你方便,就满足我下。如果不方便,就下次再满足。我需要而不是依赖,我们的关系就会和谐很多。

  这就是一致性沟通。当我需要,我就表达需要。而不是愤怒,或者假装。

  没有压力的需要,是促进关系的。如果你能满足我,我相信你会去做的。当你不能的时候,我不再根据你曾经能的经验而认为你每刻都能。我相信我值得被你满足,当你不满足的时候,我相信这不是你不想,而是你的觉察能力、精力、意识范围都受限。因此,当你做的时候,你有成就感,我也有满足感,我们的关系就是促进的。

  我也会盯着那些你曾经满足的部分,来强化自己是值得被满足的。就像是我去餐馆,我觉得我自然应该有那个菜的,即使今天没有,我也相信它下次会有。

  4

  进一步的和谐就是:我表达我的悲伤,分享我内心深处的孤独、脆弱和无助。此刻,我需要你满足我,但我并不相信你能满足我。我很害怕,也很难过。当我能一致性的剥开我的感受并同你表达,我表达的感受越深层,我们的连接就会越深。

  也就是:

  我把悲伤留给你,让你来懂我。愤怒就不会再有。

  最后:

  谨防——把需要变成依赖。有自我的需要,没自我的需要,动力完全不一样。有自我的意思是:我需要你来支援我,这会解决我一大困境。但是你不支援我,我自身的系统也能支持独立运作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